主頁品牌豐田豐田Supra真是一臺換標寶馬Z4嗎?

豐田Supra真是一臺換標寶馬Z4嗎?

文/王放

記得傳出豐田要讓Supra復活的消息時,這一話題讓全球JDM迷振奮不已。

【2014 豐田FT-1概念車】
【2014 豐田FT-1概念車】

全世界都在等待着一臺如同豐田86一樣滿足了車迷需求,廣受讚譽的高性能跑車面世。畢竟,當年Supra可是一臺與GT-R,NSX平起平坐的國寶級跑車,是90年代JDM高性能時代的領軍人物,2JZ超強的改裝潛力讓老Supra在04賽道成爲了不老神話,至今活躍。車迷們急切的盼望着一臺類似GT-R35,全新NSX的重量級JDM高性能車面世。

記得當年許多人猜測全新Supra會像豐田征戰勒芒賽場的TS050 HYBRID一樣搭載一套次世代的油電混合系統,用上豐田的拿手的 Hybrid 科技。畢竟作爲新時代的高性能車,三大神車以及全新NSX都採用了高效的油電 Hybrid 系統,豐田沒有理由不這樣做。從這件事能夠看出,世界對於全新Supra寄予了多高的期待。


然而,當全新Supra實車真正的出現在世人面前時,全球車迷都向它喊出了NO! 批評聲接踵而至:“概念林志玲,量產羅玉鳳”,“第一臺會漏油的豐田”, “史上最具德味的豐田”等等。


因爲車迷們知道這一代豐田全新Supra是與寶馬合作研發的產物,與寶馬全新一代G29 Z4共享底盤,引擎,變速器及動力總成,也就是同平臺的產物。而寶馬Z4只是一臺入門級的roadster,它的江湖地位怎能跟代表了日系90年代性能車巔峯的Supra相提並論呢?


車迷們的失望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這臺雙座FR coupe跑車一面世即遭到冷言相向,錯不在它的外觀設計,也不是錯在豐田跟寶馬合作研發的背景,更不是因爲它不是一臺在日本本土生產的JDM,只怪它居然叫SUPRA。

【Supra】

【G29 Z4引擎艙】

Supra與全新Z4共享引擎,寶馬四缸2.0T B48與直列六缸3.0T B58,這是最招人詬病的一點,2JZ-GTE的雙渦輪加上鑄鐵缸體以及豐富的改裝方案,帶來超強的升級潛力,時至今日仍然有大量改裝車移植這顆傳奇引擎。而B58的改裝潛力相比就小太多了。


全新Supra的中控臺,“雞腿”電子檔把,冷氣控制面板,甚至是“idrive”的控制器,方向盤多功能按鍵,熟悉寶馬車系的朋友都不會覺得陌生。


可以猜測,全新supra的全車控制模塊,包括DME引擎管理,變速箱模塊,油泵,冷氣,多媒體系統,儀表等模塊均來自寶馬系統,這意味着寶馬的原廠診斷,編程軟件極有可能會兼容豐田Supra,全新豐田Supra出現寶馬的常見的因模塊故障引起的各類故障時,只需一臺寶馬原廠電腦就可以進行編程設碼。

【E85 Z4】

熟悉寶馬的朋友應該瞭解,寶馬Z系列除Z8外,其底盤構造與同時期的3系頗有淵源,可認爲Z系列就是同時代3系的同平臺產品。比如Z1與E30,Z3與E36,E85/E86 Z4與E46。

【E89 Z4】

可到了E89時代,BMW並沒有爲其換上一套E9X的懸架,結構依然保持了老款E85/E86的懸架系統。E89的後懸架與E46的後懸結構如出一轍,拖曳臂由於形似Z字形,被稱爲Z-Link,是一種拖曳臂式獨立懸架。

與E9X平臺複雜的雙A變種相比,Z-Link結構更加簡單,空間佔用更小。如此看來,E46這套底盤結構,直到2018年E89 Z4停產,才正式步入歷史,算是寶馬歷史上生命力最爲持久的底盤設計了。

【G29 Z4】

而到了G29全新一代Z4,後懸架則更換爲與E90/F30/G20 3系類似的雙A變種多連桿結構,剛性變得更強。但比較G20底盤,G29底盤雖然結構類似,但G29 Z4並沒有像過去那樣與G20 3系共享底盤零件,懸架擺臂等部件從外觀看去與全新3系就有差異,屬於二次開發的產物。明明可以照搬G20底盤零件,平攤成本,寶馬G29 Z4爲什麼要費功夫這樣做?


【G29 Z4/Supra的雙球節麥弗遜懸架下襬臂】

【G29 Z4/Supra的雙球節麥弗遜懸架下襬臂】

【G20新3系下襬臂和轉向拉桿球頭等零件相比Supra/Z4有明顯差異】

爲了解開這個疑問。車技君經過查詢發現,G29 Z4與Supra的底盤研發從立項開始,就有豐田參與進來。雖然是以寶馬B級後驅底盤爲基礎,但懸架部件都是單獨爲Z4這樣的小型roadster,Supra這樣的小型Coupe的需求,車重,軸距,輪距來設計標定的,與G20的B級底盤定位已有較大差異。這算是一個全新的雙門緊湊型跑車底盤平臺。


這就解釋了爲什麼G29 Z4也沒有照搬G20 3系底盤零件的原因,因爲此平臺是BMW與Toyota合作研發的產物,可以看作豐田底盤團隊與寶馬底盤團隊共同站在G20 3系底盤結構的肩膀上二次研發出來的成果,因此網友們所稱的Supra套用Z4底盤,這個說法只對了一半。


根據Supra的相關研發背景,BMW與豐田合作研發了整個底盤系統,此後兩個團隊就不再一起共事,Supra和Z4除底盤結構和配件,變速箱,引擎及電控系統共享之外,白車身設計,底盤的幾何定位參數及避震器,彈簧的參數標定都是雙方獨立進行的。

下面來說說白車身。


從上代E89 Z4開始,寶馬就不再生產Z4 Coupe版本型號,讓Z4徹底迴歸roadster雙座敞蓬跑車的本真。而這種做法,其實是放棄了一部分市場。比如保時捷同時推出boxter和cayman,這一時期的寶馬拿不出能真正對標cayman的產品。

畢竟開篷車相對雙門coupe型號,白車身的剛性相差是很明顯的,車身抗扭剛性也會對操控性產生影響,再好的前後橋避震系統,都是通過白車身連接起來的,一副堅韌的白車身,可以更有利於車身在彎道中產生扭曲取向時懸架系統的效能發揮。

如果將一臺車的操控看作一個水桶,白車身剛性和懸架性能,避震器性能就是水桶上的不同木板。顯然,最薄弱的環節決定了一臺車的操控性能基礎,採用承載式車身結構的開篷車,白車身抗扭剛性往往成爲短板所在。


以E86 Z4 coupe型號爲例,其白車身抗扭剛性達到32000Nm/degree,幾乎持平同時期保時捷911(997)的車身剛性(33000 Nm/degree)。而敞蓬版E85 Z4 roadster的白車身抗扭剛性僅爲14500 Nm/degree。車身的巨大差異讓E86的操控極限明顯優於E85,因此,當年Z4 coupe能夠直面cayman的挑戰,而搭載了E46 M3同款引擎的Z4M coupe,則成爲Z4 Coupe高性能型號的絕唱。

而到了E89時代,由於缺乏高剛性車身的Coupe型號,真正要去跑賽道,跑山路的Cayman潛在性能買家再也不會去看E89 Z4一眼了,即使E89推出過搭載N54雙渦輪引擎的IS版本。


而Supra這樣的雙門coupe的出現,則與Z4 roadster形成了互補,Supra像極了當年的E86 Z4 coupe的產品定位,是專爲那些專注駕駛,注重行駛品質,常年去山路或賽道玩耍的性能玩家準備的型號。



按照豐田的官方說法,Supra的白車身抗扭剛性已經超越了當年的凌志LFA,那臺採用碳纖維浴盆式車身的傳奇超跑。車技君出於好奇去查證了LFA公佈的車身抗扭剛性爲39000Nm/degree,所以全新Supra的白車身剛性很可能達到了40000 Nm/degree甚至更高的驚人數據。有了一個好的基礎,這意味着全新supra的潛力是非常大的。

【G29 Z4 白車身】

而反觀G29 Z4 roadster,由於敞蓬結構的剛性較弱,其白車身剛性很可能就落在20000Nm/degree的水準。所以全新supra與G29 Z4像極了當年的Z4 roadster與Z4 coupe,這完全就是兩臺定位於不同細分市場的型號。


Supra一如當年的Z4 coupe,要搶的就是諸如保時捷718這樣的操控性能取向雙門跑車的市場,在提供相比718更低的入門門檻的同時,用動力更強的B58增壓六缸去對標入門718的四缸增壓,用動力和價格雙重優勢去搶一部分保時捷的客戶是“寶馬”一貫的做法。如今,Supra無意間繼承了老Z4 Coupe的衣鉢。


而寶馬Z4則固守roadster的傳統市場,車主羣體或許不那麼追求極致操控表現,也不愛好賽道刷圈,山路疾走,他們要的只是一臺足夠優雅,有質感,有駕駛品質的雙座敞蓬車,週末帶着朋友家人去風景宜人的公路兜兜風,享受輕快駕駛樂趣的同時又能看看風景,享受人生,這纔是一臺傳統roadster應該做的事情。



據豐田官方宣傳,爲了讓B48/B58引擎的耐用性達到豐田的標準,豐田團隊將B48/B58引擎的相關零件全部運往日本本土進行耐久性試驗,並將耐久性試驗不通過的部件重新返回給寶馬進行改進,寶馬重新設計後會再次發往日本繼續耐久性測試,直到通過豐田的產品標準爲止。所以粉絲不滿的:“第一臺會漏油的豐田”很可能不會變爲現實。作爲一家百年老店,豐田不會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,更不會給一臺耐久性都不過關的汽車貼上豐田的標誌。


藉此機會,寶馬也從這一合作項目中受益,B48/B58系列引擎的耐用性將會優於N系列引擎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所有搭載寶馬新一代4缸,6缸引擎的寶馬汽車,漏油等問題都會得到大幅改善。豐田與寶馬的合作,可謂各有收穫。



全新supra和G29 Z4的底盤標定是由雙方團隊獨立完成,這給予了兩臺車完全不同的靈魂。即使他們可能共享了相同的懸架部件。避震器的壓縮和回彈阻尼,彈簧元件的彈性係數,懸架的幾何定位,輪胎的選型,日本和歐洲兩個團隊做出來的東西一定是帶有不同風格的。


一位同時開過G29 Z4與Supra的資深反饋,兩臺車的動態表現是截然不同的。因此從這一角度來看,簡單的認爲Supra是Z4換標換殼,顯然是當了鍵盤俠。



有趣的是,Supra與G29 Z4的測試場地是重複的,兩者都在德國紐北和日本豐田測試賽道進行過標定,但兩個底盤團隊互相併不往來。也就是在標定Z4底盤時,寶馬的工程師無法開到Supra的測試車,而反過來亦然。這真是汽車研發中的一件趣事,兩臺車就像兩個不同風格畫家的獨立作品,最終呈現的狀態完全由兩個團隊的喜好和風格來決定,可以預見,兩臺車將會呈現差異化的行駛動態表現。


以上,車技君對於全新supra與Z4共享底盤這個設定感到失望,因爲作爲昔日supra的江湖地位,豐田應該以更高的標準來打造一臺真正意義上的supra纔算對車迷的期待負責。但車技君同樣不贊同supra就是Z4換標換殼這樣的說法,兩臺車雖然是同平臺的產物,但卻是面向不同細分市場定位的兩臺車,他們的用戶羣體也會有鮮明的分別,彼此並非競爭關係而是一種互補的關係。


而Supra在未來可能會發布類似TRD的高性能版本,或許會搭載寶馬M Power動力,比如M3那臺雙渦輪的S55,如果幻想變爲現實,全新Supra也會變得有趣起來。

歷經時間的考驗,或許幾年後質疑Supra是換標Z4的JDM粉絲就會少了許多吧?

相關文章
- Advertisment -

最受歡迎

你可能喜歡